首頁 > 娛樂 >

星援APP被查 大批流量明星微博“人氣”猛跌

發布時間:2019-06-29 11:17:51來源:
  刷量APP被查,流量數據大跳崖

  明星流量,水分何時能擠干?

  本報記者 王廣燕

  動輒數千萬播放量,全國平均每十人就有人轉發過的微博……過去一段時間,流量明星社交網絡互動數據的天文數字令人瞠目結舌。然而,自從明星蔡徐坤上億次微博轉發量的幕后推手“星援”APP被查后,近半個月來,大批流量明星的微博“人氣”猛跌,真可謂“潮退方知誰在裸泳”。

  頂級流量數據縮水近九成

  此前“星援”APP幕后主犯供稱,曾幫100多名明星“提高人氣”。

  曾經因“一億轉發”而震驚全網的明星蔡徐坤,在6月17日和18日發布的兩條微博轉發量均為20多萬次。而他在6月10日之前發布的微博轉發量和評論量基本超過100萬。由于微博在今年年初將轉發量顯示最高設為“100萬+”,實際其熱門微博轉發量曾超三千萬次。去年8月2日,蔡徐坤發布的個人歌曲《Pull up》轉發量破億,而2018年上半年全國微博用戶才3億多人,相當于每3名用戶就有1人聽過這首歌曲,但實際上這首歌曲的傳唱度遠未及此。從數千萬次轉發到20余萬次轉發,蔡徐坤的微博轉發量只剩下一個零頭。

  另一位曾憑借2012年的一條微博創造“一億評論”吉尼斯世界紀錄的明星鹿晗,今年3月分享了一張與明星鄧超的合影,轉發量達到91萬次;6月12日鹿晗再次發布一張與鄧超、陳赫的合影,無論是照片中的人物與原創圖文形式都與前者相似,但轉發量驟降至11萬次,比之前縮水近九成。

  此外,在電視劇《我的真朋友》開播之際,作為主演的明星朱一龍發布帶有劇照的微博,轉發量顯示為“100萬+”;僅過了1個月,在電視劇收官之日,也就是“星援”APP被查后第四天,朱一龍再次發布有關該劇的圖文內容,轉發量降為21萬次,縮水八成。此外,記者隨機瀏覽楊冪、張藝興、孟美岐等明星的微博,發現他們的微博轉發量都有不同程度下降。

  為偶像粉絲無奈“刷量”

  流量的“斷崖式”下降觸目驚心,但背后數據造假的水分實際上還沒有被擠干。

  “由于軟件都停用了,輪博工作很缺人。希望大家養成手動輪博的習慣,一人有五個號就可以了。”某流量小生的“數據站”由粉絲自發組成,管理者常發布微博,號召粉絲手動“輪博”為偶像增加熱度。他們口中的“輪博”是指用多個微博小號不斷手動轉發明星微博,以此推高微博轉發量。在“星援”APP被查后,不少粉絲轉而通過手動轉發偶像微博,以防偶像數據太“難看”。許多明星的粉絲后援會、數據站等會向粉絲傳達“輪博”任務,更有大量粉絲自發“做任務”。

  作為某少年組合的粉絲,剛考完試的小葉近來已廢寢忘食地“輪博”好幾天了。她每天需要轉發上百條微博,而這樣的強度在粉絲群體中很常見。“這幾天連夢里都是‘輪博’,一直在想我在轉發時應該說點什么。”

  盡管以“星援”為代表的某些刷量APP被查,但仍有粉絲使用機器刷量的軟件。記者前天看到有明星的“數據站”發布了刷量軟件“魔飯生”的下載鏈接和使用教程,指導粉絲們完成每日“凈化”任務,刷掉微博搜索中和偶像關聯的負面詞語。在另一個名為“星小班”的APP中,粉絲仍可以付費批量轉發評論明星微博,對不利于偶像的微博內容“一鍵反黑”。

  對流量數據的過分追求,甚至“唯流量”盛行,讓追星一族在“星援”APP倒下后仍未放棄數據造假。“很多時候選秀節目、品牌方都是默許甚至催粉絲做出虛假流量數據的。粉絲不刷不砸錢,喜歡的選手就出不了道。”一名粉絲坦言,自己是被裹挾在這場“流量游戲”中的,“其他家粉絲都在刷,我們不刷怎么能行?”

  造假飲鴆止渴卻難杜絕

  “根據我們監測到的全網明星刷量情況,自從6月中旬星援APP被查后,刷量行為有所收斂。”艾漫數據總裁曹永壽注意到,明星社交網絡數據造假愈演愈烈。在他看來,“星援”APP被查,雖無法使流量造假行為消失,但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。

  從事娛樂大數據“脫水”的曹永壽,深諳廣告客戶的心理。“他們渴望知道真相,即使某個明星看起來很火,也會覺得心里沒底兒。”曹永壽打了一個比方,如果1萬人各自注冊10個賬號,每個賬號轉發100遍,給人感覺似乎有1000萬人在說話,但真實存在的只有1萬人,“廣告主關注的是能真正觸達多少人,而不是明星發布的內容在社交平臺上被轉了多少次。”曹永壽介紹,數據公司可以通過發帖內容的雷同、頻次時間等行為習慣、賬號社交關系等維度判定數據的真實性。在將粉絲刷出的無效數據量去除后,最夸張的一位明星熱度竟有98.37%是刷出來的。

  “其實大家對流量有一個美麗的誤會,粉絲希望廣告主看到自己的偶像很火,因此努力刷量;廣告主希望更多粉絲參與傳播,默許這些行為;但流量不是越多越好,超出限度就會對各方造成傷害。”曹永壽直言,無關的粉絲圈外人如果看到某明星的信息次數過多,反而容易對其產生反感。粉絲刷量行為被曝光,也會對偶像帶來巨大負面影響。

  曹永壽認為,片面追求流量數據的驚人,無異于飲鴆止渴。“所謂的熱度并不能為廣告主帶來真實購買,找到與品牌調性和消費群體匹配的明星才是正道。明星帶來更好的作品,才能擁有生命力。”他期待行業規則不斷完善,“造假行為過去有,現在有,將來可能還有,但如果造假者受到懲罰,商譽大打折扣,違規成本越來越高,行業就會走向良性循環。”

(責編: admin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源:“寧波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寧波新聞網所有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源寧波新聞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? 万人牛牛 温州市 | 公主岭市 | 沾化县 | 杂多县 | 南陵县 | 南丰县 | 合肥市 | 神池县 | 富锦市 | 沐川县 | 黑龙江省 | 仁布县 | 韶山市 | 淳安县 | 富平县 | 明光市 | 项城市 | 桑植县 | 聂拉木县 | 沐川县 | 芦山县 | 桐梓县 | 阿拉善左旗 | 湘阴县 | 漯河市 | 仁怀市 | 潮安县 | 个旧市 | 农安县 | 额敏县 | 班戈县 | 商水县 | 调兵山市 | 永川市 | 桑日县 | 隆回县 | 平湖市 | 汾阳市 | 盐山县 | 偏关县 | 北票市 | 淅川县 | 铁岭县 | 渝中区 | 榆树市 | 灌阳县 | 宽城 | 方正县 | 屏东县 | 武汉市 | 乌恰县 | 抚松县 | 万载县 | 南充市 | 淳化县 | 大理市 | 永登县 | 奇台县 | 大姚县 | 德庆县 | 淅川县 | 静乐县 | 镇巴县 | 蓬莱市 | 衡水市 | 耒阳市 | 海兴县 | 郸城县 | 图木舒克市 | 德庆县 | 嘉峪关市 | 岳普湖县 | 平遥县 | 辽中县 | 鞍山市 | 武清区 | 霸州市 | 巴青县 | 沾化县 | 军事 | 无锡市 | 江孜县 | 牡丹江市 | 高唐县 | 奎屯市 | 普兰店市 | 云和县 | 大埔县 | 万盛区 | 永昌县 | 垣曲县 | 静安区 | 浦东新区 | 普兰店市 | 理塘县 | 潜江市 | 株洲市 | 钟祥市 | 土默特右旗 | 无锡市 | 科技 | 温泉县 | 湖南省 | 棋牌 | 滨州市 | 遵义县 | 华宁县 | 巴林右旗 | 馆陶县 | 秦皇岛市 | 宁国市 | 肥城市 | 满洲里市 | 钟山县 | 南康市 | 辛集市 | 宁强县 | 鄂伦春自治旗 | 聂拉木县 | 肥东县 | 辽宁省 | 老河口市 | 天全县 | 平乡县 | 五原县 | 襄汾县 | 廊坊市 | 太谷县 | 翁牛特旗 | 宜良县 | 东莞市 | 杭州市 | 平乡县 | 定安县 | 舞钢市 | 曲麻莱县 | 崇仁县 | 堆龙德庆县 | 民县 | 周宁县 | 鄂伦春自治旗 | 平阳县 | 淅川县 | 富源县 | 会宁县 | 册亨县 | 神池县 | 双江 | 金塔县 | 子洲县 | 莆田市 | 广宗县 | 横山县 | 鄂尔多斯市 | 海淀区 | 长武县 | 连州市 | 麟游县 | 太仆寺旗 | 龙海市 | 志丹县 | 巴楚县 | 武邑县 | 海城市 | 繁昌县 | 盘山县 | 广西 | 来凤县 | 新干县 | 民乐县 | 东明县 | 汽车 | 镇沅 | 呼图壁县 | 德惠市 | 九龙县 | 米泉市 | 乡宁县 | 集贤县 | 荆州市 | 奉贤区 | 澜沧 | 彭州市 | 若尔盖县 | 滁州市 | 酒泉市 | 临沭县 | 喀喇沁旗 | 绥德县 | 赤水市 | 夏津县 | 永清县 | 东港市 | 安福县 | 子长县 | 银川市 | 德格县 | 老河口市 | 益阳市 | 钟山县 | 霍山县 | 巴林右旗 | 乌恰县 | 平江县 | 沿河 | 顺昌县 | 宁武县 | 东源县 | 油尖旺区 | 双城市 | 中江县 | 云龙县 | 金阳县 | 甘孜县 | 开阳县 | 白玉县 | 广水市 | 仪征市 | 绥棱县 | 托里县 | 安陆市 | 黎城县 | 绥德县 | 上栗县 | 芒康县 | 闸北区 | 永川市 | 广平县 | 浦江县 | 渭源县 | 宜昌市 | 浦北县 | 巴中市 | 龙陵县 | 区。 | 罗江县 | 汶上县 | 汤阴县 | 郑州市 | 泗洪县 | 临潭县 | 毕节市 | 治县。 | 德惠市 | 蒲江县 | 东乡 | 寿宁县 | 大方县 | 措勤县 | 宜川县 | 泸州市 |